该模板为AB模板网VIP资源,加入VIP无限制下载全站模板,本站也承接仿站业务,联系QQ:9490489

4008-888-888

新闻资讯

NEWS CENTER
栏目导航
当前位置: > 新闻资讯 > 公司动态 >

【非常道】张晋:李安多年后竟记得我,他说为

发布时间:Mar 05, 2018         已有 人浏览

张晋接受《凤凰网非常道》专访

凤凰网娱乐讯(采写/秦婉)在当下的娱乐圈,有太多一夕发迹便错漏百出的廉价红人。而张晋在凭借《一代宗师》拿下香港金像奖之后,依旧低调谦逊,毫无骄娇二气。一些大器晚成的演员往往会反复诉说自己当年不得志的郁闷,和得志后的理所应当。而张晋拿出的唯有作品。

如果非要用“厚积薄发”来赞美,张晋是当之无愧的一个,造就他的真功夫、气质和演技,缺一不可。哪怕做一个反派配角,那种光芒四射的程度,亮到我都舍不得他去开一部正气凛然的主角戏。

演艺圈虽不乏踩高捧低的势利戏码,却还是有不少实至名归的逆袭传说。今年,张晋迎来了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主角电影《狂兽》,同时,因为《叶问3》中的精彩演出,获得了单独发展独立外传电影《张天志》的机会。不仅如此,他还进军好莱坞参演《环太平洋2》,并与史泰龙合作《金蝉脱壳3》,向更广阔的天地迈进。

张晋

与其他几位知名武生的犀利张扬完全不同,张晋在脱下戏服后,总是安安静静的。他说自己的性格并不适合演艺圈,从来不懂得如何去争取机会,从艺十几年,在他当年的师兄弟眼中,他并没有什么变化。他认为,刻意改变别人的想法并不适合自己。李安拍《卧虎藏龙》时,张晋还是一个小武行,他剧组里教周润发习武,为章子怡和杨紫琼做替身,没想到多年之后,他参与《金蝉脱壳3》认识了李安的合作者,才知道李安还记得自己。意外之余,张晋表示,这恰好证明自己是对的,因为踏实勤奋才是外界考量一个人的标准。

对比已经在导演路上取得成功的吴京,张晋对于向更高目标迈进,自认还处在一个学习的阶段,也没有成为“大哥”或是收徒传艺的愿景。在表演发展之外,他依然是个重视家庭的丈夫和父亲。当我开玩笑说他已经红过妻子蔡少芬时,张晋幸福一笑:哪敢?她永远是比我红的。

张晋《狂兽》剧照

【非常道采访实录】

非常道:之前《杀破狼》跟郑保瑞导演合作,他当时是导演,这次《狂兽》是监制,我记得你说过他属于那种比较疯狂的导演,总是把人逼到极致,这次的李子俊导演,会有一些不一样吗?

张晋:其实如果在这一方面来说,他们俩很像。李子俊继承了郑保瑞的残忍,他们在剧情上走一些比较极端的路线,别被李子俊的外表所骗,他外表看起来好像很内向,其实他心里面也挺猛的。因为他第一个构思就是在“十号台风”下的船上打架,任何一个电影人都觉得这个很难拍,一般是不会去挑战的。    

非常道:这些难拍的部分是你接这个戏的原因之一吗?

张晋:有一点点原因。船上的打斗跟陆地上是不一样的,结果发现自己好像把自己坑了。我知道很难,可没有想到那么难。在拍摄的过程当中,就觉得真的完得成吗?不知道能不能够完成,它要配备的东西,风雨、水炮、船的移动、浪,还有机器,还有演员的配合,水什么时候来,这个太复杂了,所以在拍的时候总觉得拍不成了。

非常道:这次造型也很让大家比较惊讶,一头黄发,花衬衫,红裤子,这造型是当时谁的创意?

张晋:杀马特。这个造型是导演自己弄出来的,因为我一直比较抵触这个警察的行为,不是很能够想象一个警察会用这种暴力的手法去查案或者做事,导演没能在语言上说服我,直到他拿造型图给我看。我发现原来是这样的一个警察,那我知道,我可以接受。

你看片的时候会觉得,他其实不管什么造型,他的眼神,就是他的心态,他一出场就在打那些毒贩,打的人家已经没有还手能力了,他还要打。他好多时候可能是针对人,不是那件事情了,所以他这种极端我刚开始是接受不了的,直到这个金发造型出现,他是有点邪气的。

非常道:你试妆的时候接受这个造型吗?

张晋:我生活当中有点不适应,因为很少做这样的头发,女儿也不是很接受。但是意外的是,我太太很接受,她可能觉得我现实生活当中不会这么去做,但做演员就可以尝试。你如果平时叫我弄这样的造型,我应该不行。但是演员就需要去多变,因为每次都演一个样子就挺无聊的。

非常道:你带着这个造型回过家? 

张晋:当然,在香港开工,我每天收工都要回家,她们看惯了。(非常道:女儿喜欢吗?)出预告片那会儿,我问她,你还记得吗?她说记得。我说,那你喜欢金头发还是现在的头发?她又说她喜欢金头发,我说但是我不会再染了。

非常道:她可能觉得那个比较有新鲜感吧。

张晋:因为那个时间,她确实也天天看,也没觉得不接受,因为小孩子是多变的。

张晋《狂兽》造型

非常道:电影里西狗这个人物有一个转变,一开始他其实就是个正义的警察。

张晋:狂躁的警察。

非常道:对,狂躁的警察,但是他的目的只是为了去抓坏人。但是到后面他变成一个想要去制止贪念,这变成他的一个新的执念。

张晋:对,其实西狗是比较头脑简单的一个人,他很直接,为了抓犯人,你别管我用什么方法,我就抓到坏人。西狗的这种简单我也觉得挺好,他不需要太复杂。江贵成也是这样,也不需要太复杂。我本人是不赞同西狗认为的“黄金才是原罪”,因为黄金应该不是原罪,人心才是原罪,人的欲望是来自于黄金,你把黄金解决掉可能还有钻石,还有白金,还有金钱,最终还是说人的心。但我不是西狗。

非常道:电影里还有一个感情戏份,西狗跟苏丽珊的角色关系其实有一些微妙,好像是父女,但其实没有血缘关系。其实我觉得这个电影里面最好玩的一段,除了那些动作戏之外,是结尾的部分,两个人坐在医院里,旁边人窃窃私语,好像对他们有一些误解。你对他们关系是怎么看?

张晋:他(导演)把窃窃私语的对白剪掉了,用音乐搭上了,其实那个对白也挺好的。就是那两个所谓的长舌妇在说“你看小女孩子大着肚子,一看旁边的就不是什么好人”,就类似这样的。

我跟苏丽珊的文戏,我本身是比较喜欢的,她没有太清楚地交代是纯粹的父女或者是男女的感情,也是导演不想拍得太多。因为我如果跟这样年龄的女儿,扮纯粹的父女,有一点怪,所以他故意让大家看上去这也不像,那也不像。我跟她的一场戏是在大排挡说,你满18岁了,不用再见我,其实那场戏在演的时候是有一些失落的感觉,因为以后可能不会再见她了。但是那种戏不会太明显,如果太明显还会过了,比较隐藏一些。

非常道:这个感情戏的处理也算是这几部电影以来对文戏的尝试吧?

张晋:我跟她的文戏应该是对西狗另外一面的展现,他觉得他做错的事情他可以负责,那没有做错的事情他就坚持到底,就是说你的爸爸是因为我死了,可你的爸爸是罪犯,我没什么错,我觉得你可怜,那我就养你吧。你大肚子了,我不会负责,是你自己的事情,他嘴里说你生孩子我不会管,你要花多少钱,我只有这么多,但到最后他要陪她去产房产检,西狗就是这样,嘴巴上说了不,行为上也去做。

非常道:这部电影有两场独特的动作戏,一个是潜水的那一段,另一个是暴风雨中船上的打斗,潜水方面你应该也是提前做了一些训练,但是拍的时候好像还是有一些危险?

张晋:肯定会有危险,不光是水下,水下的危险性对我来说,恐惧比较多,就是自己吓自己的那种恐惧。所以要去做一些潜水的准备,去上课,还好吧。

如果说精彩的程度,我更喜欢船上面的那场打斗。水戏我们其实也看了很多,不是没出现过,但是十号台风在海面,几个人在船上打,是挺少见的。

这部戏其实不止这两场动作戏,停车场那场我也挺喜欢的。这部戏的动作指导还是李忠志,就是《杀破狼2》,我跟他还合作了《赌城风云》(《澳门风云》)。这部戏里面他想比较直接一点,或者是比较狠一点。因为西狗这样的角色如果加上一些漂亮的动作,或者像《杀破狼2》里监狱长的动作就不太适合,所以他更想你很多时候是在发泄,那些动作不是因为漂亮,就是发泄。

非常道:所以船上那场戏其实没有太多套招的东西?

张晋:船上那场戏又有点不一样,因为西狗在心态上变了,他不是针对江贵城和阿德这两个人,他是针对着黄金。当他看到阿德死的时候,他拿那个刀,是可以给阿乐开膛破肚的,他是想杀他的。最后他到船上拿匕首的时候,他不是去杀他,他只是把黄金搁到海里面去,然后拿着绳子对着江贵成说“放手”。所以他根本就已经有一些变化,那在动作上设计的话,也会有一些变化,没有像之前那样一定要谁的命,他跟阿德打的时候,他之前说我不是来跟你打的,直到阿德把匕首插进他肚子里,觉得我不把你阻止的话,黄金我就阻止不了,他才开始还手。

张晋、吴樾《狂兽》剧照

非常道:这次跟吴樾有对打的戏份,大家都是武术冠军,跟他的合作有什么样的感觉?

张晋:很快上手,拍起来相对来说会快很多,没有太多顾虑,大家一上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。大家知道心里的节奏,或者是速度、力度,其实拍动作戏跟大家想象的完全不一样,有太多的因素,机位在哪,你这个镜头要表现的是什么?并不是说,你很能打,就可以在镜头前面打。有机会、速度、距离、脸上的戏,所以我们在肢体上不用去注意太多的时候就会集中在演戏上面,这方面是很快的。

非常道:那么跟阿乐(余文乐)对打,本港现场开奖直播室,他不是武行出身,难度会大一些?

张晋:我会在我能力范围之内去帮他。如果让他来将就我,我觉得不应该,因为我有我的经验,大家配合把这场戏完成好,而且不要受伤。有时候可能你的脚调整了一小步,就可能会受伤,所以我会用我的经验告诉他,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要前一步,或者退后一步,因为这种小东西导致的后果会很严重。

非常道:你之前跟袁和平合作比较多,现在跟李忠志也合作了几次,你觉得两位在设计方面有什么风格上的不一样吗?

张晋:那肯定不一样。我觉得指导是他们有自己的风格,但是他们的风格也不会局限于某一类,因为他们拍的戏种就不一样。可能观众有一些误会,比如说程小东导演也是一个很好的动作导演,那你要叫他拍《狂兽》,他肯定不会拍成《东方不败》。指导还是根据戏的风格去设计,不会固定。

非常道:你自己也有很多经验,有没有想尝试在动作设计上面做一些工作?

张晋:我觉得可能会,但是现在来讲不会,因为我以前在做演员之前是先做幕后,所以那个时候对拍还是很感兴趣的。包括现在我跟志叔(李忠志)合作或者是八爷(袁和平)合作的时候,我也会在拍摄上去学他们的经验。现在没有这个打算,以后有机会再做。

非常道:你觉得自己还在学习的阶段?

张晋:任何事情都是,表演也在学习,做演员也在学习,如果我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得了,不用学的话,那估计我该退休了,就别干这行了,我不是觉得自己多了不起的人,我不是这样的人。

非常道:你自己在动作设计的层面有自己的审美跟偏好吗?

张晋:会有,因为我毕竟是从小练武术,肯定也会有自己对武术的理解。

非常道:之前拍过这么多作品里面,哪一个符合你偏好的那一类?

张晋:好像还没有。我如果要偏好的话,应该是我自己去拍出来的。我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,但是我以后有机会可以去尝试。

非常道:你这次拍动作戏有没有受伤?

张晋:受一些小伤,我其实每部戏都会受不一样的伤,只是这部戏的伤拖得比较久,小伤口化脓了,挺烦燥的,洗澡也不方便,伤口捂着也不行,不捂着又要下水,天天看着流脓,你就会觉得挺烦的,而且怕它溃烂,就伤口溃烂,要吃很多抗生素。这实际上是这部戏里面最困扰我的,其他的还好。

张晋在《凤凰网非常道》采访现场

非常道:动作演员总是离不开受伤的话题。有一些动作演员可能会觉得,我有家人之后,我不能再做一些博命的演出了,你会这样想吗?

张晋:其实我心态上是说不要去冒太多的险,但拍动作戏你又不得不去冒险。所以基本上我说这个话的时候,可能也是自己骗自己,只要牵扯到动作戏,就有很大的危险性。我基本上买意外保险是买不到的,因为你的职业是高危的职业,(笑)为什么不让我买保险?你知道这个职业就是危险的。有家人以后,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所有的安全措施。但是意外每次都在我身边,随便眨一下眼睛,可能都导致你有很大的危险,这个是没办法避免的,除非我不拍动作戏了,才能说给她们安全感。

非常道:拍《狂兽》算是你第一次当男主角吗?

张晋:应该是吧,大家好像对我以前的作品也不记得了。

非常道:心态上会有不一样吗? 

张晋:差不多,对于我来说差不多,还不是照样该演就演,该打就打,可能导演的压力会比较大一点。

非常道:2015年采访的时候,你还说你在动作演员里面是新人,现在还会这样认为吗?

张晋:也算是吧。你也说我第一次演的戏份比较多的,那还不是新人嘛。

非常道:现在出头的这一些动作演员,可能都已经有一定资历了,但是年轻人里有点断档,尤其是学武术出身的,你觉得原因是什么?

张晋:原因是武术现在不被大众所热爱了,练武术的人少了,吃苦的人也少了,所以大家的选择也就少了。

非常道:你有曾经想过自己收徒吗?

张晋:收徒还没想过。我也不是喜欢做大哥的人,可能以后会,但现在没有这种想法。

非常道:你在武生当中是属于比较安静的一位,这种性格是不是也帮助你度过比较长的一段蛰伏期?

张晋:其实我的性格不是很适合在演艺圈发展,我的性格也帮助不了我什么。我以前情绪挺负面的,就是用烦恼去解决烦恼的那种人,所以没有帮到我什么。但是我也觉得我的性格不会有太大的变化,包括我现在跟我小时候练武术的师兄弟相处的时候,他们也没有觉得我有太大变化。

非常道:以前有件事情,拍《卧虎藏龙》的时候,周润发送给你一件运动服,上面写“学生周润发送给张晋老师”。

张晋:我还有保存呢。

非常道:大家会想,有这么一个人脉积累,按理应该会为自己争取一些角色或者机会,但你当时比较害羞,没有这么做。而现在,你已经有一定资历了,你会不会为自己争取一些比较好的机会跟角色呢?

张晋:还是很难开口,可能有的人说出来你不会反感,或者说你会觉得很自然,但是我觉得我说的话,我老是觉得会不好意思开这个口。如果可以开口,我很多年前就去开这个口了,但现在我也觉得很难。

我不是说自己保持什么,“我不用去求别人”。当然你说谈合作的时候是可以,但是我不是太主动去要求别人为我做什么。因为张晋就是这样子,也不用刻意去改变,我也不觉得这个不好。

前段时间我拍完《金蝉脱壳》,那个戏武术指导的下一个项目是去跟李安拍。我回来以后,那个指导打电话跟我说,今天早上我跟李安导演吃饭,他问我之前在和谁拍,我说在跟张晋拍。然后他把李安导演说的话发给我,我觉得很难置信,李安导演从《卧虎藏龙》到现在我都没见过,但他能记得我,他说“这个年轻人我知道,我很为他高兴,他走到今天不容易”。我觉得一个导演能够记住一个武行那么多年,我觉得好吧,其实自己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,能记住你的人,他就可以记住你,不能记住你的人,你干什么他都记不住你,所以我不用刻意去改变别人对我的看法,做我自己就好了。

张晋和史泰龙合影

非常道:接拍《金蝉脱壳3》,大家还挺意外,包括你还拍了《环太平洋2》,这些好莱坞的资源是怎么样获得的?是否去试了镜?

张晋:他们是对我有兴趣,找到我去谈。《金蝉脱壳3》是因为我跟史泰龙通过电话,我接电话的时候都不是很相信,为什么他要亲自打给我?所以他是很有诚意的,我也特别感谢他打电话跟我说,想我去拍这部戏。我觉得现在不管是国外的片或者是哪里的片都是一样的,演员最单纯的就是剧本好,角色好就行了。以前没有人找,现在有人找,还是单纯想好剧本、好角色就可以。

张晋《环太平洋2》剧照

非常道:似乎成名的动作演员都会往好莱坞发展一下。

张晋:不会,我觉得角色不好也不行。《环太平洋2》是我第一次(去好莱坞),我觉得那是一个很好的尝试,因为我想用演员的身份去看看,我能不能演好莱坞的电影,想知道自己可不可以。可能有一些制度上不一样,或者在现场对白要用英文,你能不能适应,因为毕竟以前是去做幕后,没有做过演员,那做演员的时候感受不一样,这是我的尝试。到《金蝉脱壳3》的时候,既然有了之前的尝试,就不能光再尝试,要从角色剧本上去接受才可以,990990藏宝阁开奖资料

非常道:很多香港演员包括香港导演都在北上,但其实在我们看来,张晋反而从内地去了香港,在拍很多的港片,这种发展跟现在的大潮来说正好是逆向的,不知道你是怎么看?

张晋:因为我家庭在香港。我现在不认为有北上南下,可能这几年拍的合拍片,或者香港片比较多,但是国内片也有找我的,可能因为剧本不够好,或者是角色不够好就没有接,倒不是说因为哪个区,难道我说不了普通话对白吗?因为我会广东话,所以现在我拍广东话版本,会自己配音,或者现场收音。

非常道:前段时间还跟Ada(蔡少芬)合作了刘镇伟的《十吨刺客》,这应该是你们隔了很久再次一起拍戏吧,会有一些不一样的感觉吗?

张晋:也是隔了很多年,其实也没有什么不一样,她的动作挺搞笑的。她有一些动作(戏份),(笑)所以以后要再想一想。

非常道:夫妻两位心态会不会有一些变化?当年你没有她红,但现在她好像没有你红,她会有这样心态的转变吗? 

张晋:哪敢?她永远都是比我红的。我觉得她在工作上是好演员,在生活上也是好太太,她没有让我感觉到任何负面的东西,她给到的都是正面的,所以我也不会有太强烈的这样的感觉,跟自己的太太有什么可比的呢?

张晋和蔡少芬

非常道:你还跟袁和平导演合作《张天志》,《叶问》的另外一个外传,是跟他真正以导演和主演的身份合作,你觉得张天志会成为你将来代表性的人物吗?或者甚至要做成系列电影,像《叶问》那样发展下去?

张晋:那个应该是老板去考虑的,因为拍摄一个戏,他要不要拍续集,都不是演员去决定的。拍《张天志》是因为老板觉得《叶问3》里面的张天志回馈很不错,他想再拍一个张天志单独的故事。那八爷又是我的师父,他觉得我们比较适合在一起去做电影。但至于有没有系列,这真的不是我去考虑的,我考虑的就是把他演好,观众喜欢就行。

非常道:你是一个基督徒,但是经常会演暴力的角色,你对这两者之间的反差怎么看待?

张晋:那不是我,西狗不是张晋,这是我的工作而已,我不会把这种情绪带到家里面去,也不会在我的生活当中。

非常道:宗教可以帮助你从暴力中抽离出来吗?

张晋:我不会说抽离不出来。我可能会慢一些,这个倒是真的。好多演员很厉害,上一秒钟还在哭,一咔掉之后马上就跟别人开玩笑,可能我会比较慢一些,但是不至于抽离不出来。

非常道:今年其实连着拍了很多电影,怎么去兼顾跟家庭的关系?

张晋:尽量,只能尽量,有时间就回家,她们有时间就过来探班。我觉得是一段一段的时间,比如你今年排得比较满,明年可能什么都没有,这个也说不定。我的工作时间不是早上9点晚上5点,但是你离开几个月,你回来又可以待几个月,可能完全跟她们在一起。

像这段时间就相当于在休息,宣传就是休息了。我好多时候觉得在剧组里面拍文戏的时候,相对来说也是休息,因为拍动作戏的体力消耗是非常大的。

2018年全年资料大全     2018年全年资料大全
QQ在线咨询
4008-888-888
返回顶部